|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理论评论 >> 正文
戏剧发展要立足当下

戏剧发展要立足当下

从第十一届中国戏剧节说起

作者:宋存学 文章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点击数:12918 更新时间:2010-3-15 11:04:20

中国戏剧如何继承传统开拓创新,更好地满足观众需求?这是一代又一代中国戏剧人不断思考的问题,而中国戏剧正是在对这个问题不断求解的过程中走到了21世纪。如今,在影视作品以及泛娱乐化的冲击下,解决戏剧发展的关键要立足当下。

  首先,戏剧内容要立足于当下。一部戏剧要引起更多观众的青睐,其故事情节或思想内涵必然要具有当代性。要么对活生生的当下现实有所反映,要么能在历史题材或神话题材中寄予当代价值和普遍价值。惟其如此,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才能深入人心,令人回味悠长。

  历史学家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也可以说,一切艺术都是当代艺术。新剧目的创作和老段子的重新演绎,不可避免地渗透着当代人的观念和价值,而优秀的戏剧人更应该有意识地去赋予故事以积极的价值观和思想,以此吸引人、感召人。借古喻今,应是传统题材必须遵循的创作法则,舍此,便极易沦为无病呻吟的无聊之作。传统戏里对真、善、美的颂扬,仍然是当代戏剧精神家园里的重要精神资源,我们在重新演绎传统戏的过程中,要有意识地去发现那些穿透历史的积极价值和优秀思想。一部传统戏只要具备了与当代社会一脉相承的文化信息与精神取向,也就具有了当代性,具有了思想认识与审美价值。

  在新剧目的创作上,尤其应该重视那些关注当下社会现实的现代戏。我们的国家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发展,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也有社会转型期间各种新的社会现象和问题同时出现。从戏剧的品质而言,那些能够抓住当下社会关注热点的作品往往能最大程度上引起人们的兴趣和共鸣,也能保持与时代精神的同步,吸引和培养新的观众。而关注当下、扎根现实也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优秀戏剧人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从第十一届中国戏剧节上可以发现,现代戏往往容易出新出彩,赢得观众掌声。比如扬剧《县长与老板》敢于直面现实生活,敢于揭示现实矛盾,通过艺术形象揭示了一个真理,有关国计民生问题领导决策是焦点,领导不仅要廉洁自律,更要有机智的决策。歌剧《停一停,等等我们的灵魂》直逼当代人的心灵,用歌剧的形式讲了一个完整的、感人至深的故事。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写人物的心灵,就无从体现作品的深刻性,在巨大的物质诱惑面前,每个人的心灵都会备受折磨,但崇高会架起真、善、美的长天彩虹,让人们欣赏与回味。河北梆子《九香》、二人台《西口好人》是两台很不错的现代戏,都是从现实生活中发现时代新人,塑造当代农民形象,他们不仅仅是纯真善良,而且有改变生活的科学头脑。

  当然,现代戏的创作还不尽如人意。比如在本届戏剧节上,近代题材一窝蜂,占到了近一半比重,究其原因,是因为当年《立秋》的轰动效应,使仿效者与日俱增。这些作品的典型环境均是民主革命时期或抗日战争时期,题材的雷同化,制约了戏剧创新的步伐。其所提供的精神资源,尽管非常正确,仍然不可避免地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现代戏少,究其原因,在于剧作家们的浮躁,很多人不愿再像以往那样深入生活,在火热的现实生活中发现新的题材,新的人物,新的思想。而“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的要求,也没有真正落到实处。戏剧离开了对现实的关照,怎能进行薪火相传?回避现实矛盾,回避对当代人心灵的映照,怎能产生深刻的黄钟大吕之作?现代戏创作的不足,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其次,戏剧形式创新应该立足当下。当今时代,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媒体技术新潮涌动,观众口味日益多元,拥有悠久历史的中国戏剧如何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开拓路径?众多优秀中国戏剧人进行了多年艰苦的探索,在理论和实践中都取得了相当的成绩,他们的共同经验是,戏剧形式的创新一定要立足当下,面向当代观众。我们的戏剧人在剧目的编创过程中,要不断自问:哪些创新是当下观众能够喜欢并接受的?哪些传统因素是当下观众深深迷恋从而应该发扬光大的?

  纵观当下中国戏剧界,戏剧形式创新上,问题也相当明显,不容小觑。比如,“话剧加唱”现象屡见不鲜。本届戏剧节话剧作品不多,28台剧目大多数是戏曲,其中暴露出偏离戏曲艺术本体特征的问题,那就是话剧加唱。众所周知,戏曲的本体特征是唱、做、念、舞,是优美的唱腔与优美的舞蹈动作的组合。戏曲的进程是在人物的动态下进行的,包括念白配有相应的神态与肢体动作。而话剧则是对话艺术,在戏剧进程中有相对静止的对话与独白。有的戏曲虽然在结构上没有偏离戏曲结构的要求,而在导演手法上却是话剧加唱。比如秦腔《大树西迁》如果去掉唱词也是一台不错的话剧;琼剧《下南洋》在整个舞台调度上,并非按着戏曲程式进行,所以看起来沉闷有失美感。再比如,舞台臃肿有增无减。当下的不少戏剧,本应简单写意的戏曲舞台布景越来越繁杂,而应该繁杂的话剧舞台布景却很简单。大布景、大制作,追求视觉冲击效果,成了戏曲舞台布景竞相角逐的战场,有的戏光舞台布景就拉了八大卡车。可以设想,一个几十平方米的舞台上架设如此大量的布景,该是何等的不堪重负。戏剧的最高精神要求是塑造人物,通过人物演绎故事。如果人物完全淹没在布景之中,如何完成戏剧的使命?时代发展到今天,完全墨守一桌二椅的舞台布景是不可能的。科技的声、光、电等手段,应该使舞台更具当代性,更加光鲜和亮丽,但决不可失去戏曲的本体特征。还有,妄加唱段问题突出。戏曲里的唱是为塑造人物、铺垫故事服务的。但近年来的戏曲舞台上,有些唱段起不到这样的作用,反而有画蛇添足的感觉。在戏剧情节推进中,什么地方要唱,唱什么,是应该仔细研究的。唱情节,唱感悟,抒情怀是戏曲的必备元素。但我们发现有的戏因为一号人物是名角,或不是名角、试图通过唱功取悦评委与观众,因此就无端地加长唱段,而加长部分与塑造人物及情节发展并无多大关联。冗长的唱段令整台戏节奏失调,令观众感到索然无味。

  本届戏剧节,在唱腔设计上,《我那呼兰河》给人以有益的启示。该剧一波三折,自然流畅,导演手法简洁明快,引人入胜,演员的表演恰到好处,不因为主演是二度梅花奖获得者就妄加唱段。这与一些剧目为了某个角色的评奖或为日后的梅花奖而不顾情节与人物塑造的合理性而随意加添唱段或拉长唱段的作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戏曲舞台的设计上,《浮生六记》有着继往开来的意义。既继承了戏曲舞台一桌两椅的精神,给唱做念舞留有广阔的空间,又进行了明快的现代化处理,为流动的演出着想,为作为审美主体的观众着想。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被更多的观众接纳,戏曲才愈发显示它的独特价值。

  中国戏剧历久而弥新,在满足观众多元需求的道路上还有很多路要走。我们不能满足于“好评如潮”的赞扬,而应该切实了解我们的时代,了解我们的观众,在继承传统和开拓创新的创作中多一些理性的思考,本着为艺术负责,为观众着想的理念,将中国戏剧发扬光大。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