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戏剧家协会2018年01月03日 星期三
登陆新用户注册

记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走进福建泉州

时间:2017.12.27

  “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我们” 

    ——记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走进福建泉州 

  “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我们,我们还要走得更远一些。”在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扎根生活沃土 服务基层群众——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12月19日走进福建泉州时,越剧表演艺术家章瑞虹深有感触地说。

  在此次演出中,龙红、吴京安、陈小朵、陈娟娟、于兰、汪育殊、何云、单仰萍、章瑞虹、陈澄、武利平、吕洋、韩延文等梅花奖艺术家和演员,王平、林为林等两次获得梅花奖的艺术家和三次获得梅花奖的艺术家裴艳玲,先后为观众献上歌曲《玛依拉变奏曲》、高甲戏《连升三级》、京剧《杜鹃山》、徽剧《吕布戏貂蝉》、黄梅戏《女驸马》、越剧《梁祝》、淮剧《祥林嫂》、二人台小品《一年更比一年强》、京剧《四郎探母》、昆曲《吕布试马》、歌曲《那就是我》、昆曲《林冲夜奔》等节目和选段。

  开场节目《百花争艳》由泉州市高甲戏传承中心、泉州市打城戏传承中心演出。当地两次获得梅花奖的梨园戏表演艺术家曾静萍也前来助阵,表演了《董生与李氏》选段。雅驯的唱词、细腻的动作、舒缓的舞台节奏给观众留下了与众不同的印象。

  “于淡定中蕴蓄力量,是泉州这方水土孕育了梨园戏这个剧种。”曾静萍说,历经800年的梨园戏是一个很严谨的剧种,比如旦角有十八步科母,手姿、身姿、步姿都有严格的规定,讲究“进三步、退三步”的表演规范。从业者不能静下心来学戏、传艺,就容易被其他剧种同化,让梨园戏失去独有的特色,“认识传统比继承传统更难,只有认识了传统,继承才有底子、才能成为一种自觉,这个剧种才能怎么发展都不会变味”。

  曾静萍担任团长的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是全国独一家梨园戏剧团,演员上至80岁,下至19岁,8代传承,常常5代演员同台。曾静萍说,梨园戏学戏难、成为好演员难、坚持从事下去更难,剧团现有的演员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个剧种活在21世纪,应该带给观众什么,“有的戏是‘听’的,有的戏是‘赏’的,梨园戏是‘品’的,观众一看就能感觉到它的不一样,我们梨园戏的演员,淡定,同时自信,这种自信可以带给这个剧种更多可能性。”

  年底已近,借着“送欢乐下基层”的契机,梅花奖演员们回顾自己一年来的戏曲普及活动,从田间地头到漂洋过海,感悟颇多。

  安徽省徽京剧院演员汪育殊是“新科”梅花奖演员,获奖以后,梅花奖艺术团的“送欢乐下基层”他几乎都参加了。今年,他还带着由《麦克白》改编的徽剧《惊魂记》随同中国剧协参加了国际剧协第35届世界代表大会,这是大会期间参演的唯一一台完整剧目。“我们在大会举办地西班牙塞戈维亚演了一场,还在马德里演了一场,台下几乎都是欧洲观众。”汪育殊说,在演出前,国际剧协中国中心主席季国平向观众介绍:“看中国戏曲要像看欧洲足球一样,您看到高兴的地方,就鼓掌、就叫好。”台下正襟危坐的欧洲观众很快就学会了“中式互动”。“欧洲观众对莎士比亚戏剧非常了解,中国戏曲的表演方式让他们感到新鲜,一个高腔、一个亮相、一个翻身,台下都会报以掌声。”汪育殊说,尤其是第三场,麦克白和夫人密谋杀害王,动作、语言、灯光、造型相配合,凝结为一个扣人心弦的瞬间,中国戏曲技巧和西方舞台语言的巧妙运用,赢得了欧洲观众的热烈掌声。

  今年,汪育殊凭《惊魂记》获得第28届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之后,就开启了这部作品的下基层、进校园之旅。“这个戏本来有转台、LED、定点光等舞台效果,为了适应各种演出条件,我们又排了一个简版,以戏曲传统的一桌二椅、写意方式来演,今年演了50场以上,每场效果都很好。”汪育殊说,他们去到的最基层的地方,是安徽省绩溪县的一所小学,当地有徽剧童子班,孩子们观看演出后表示非常喜欢。

  “有时候赶去演出,路上很累,可是听到观众的掌声,疲倦立马就一扫而空,而且越演越带劲儿。演员和观众有互动,艺术才能不断进步。”同时,汪育殊也不辍思考未来,“艺术来自生活,古人骑马,在戏曲中就是挥马鞭,生活不断变化,现代人开车怎么表现?不能再用马鞭,需要我们继承戏曲的写意手段,吸收现代审美观念、适应生活变化,形成新的表现手段,这更有助于演好今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

  上海越剧院表演艺术家单仰萍、章瑞虹的粉丝遍及全国各地。记者发现,此次泉州之行,微博上早有网友呼朋引伴到现场观演。今年,她们以梅花奖演员的身份参加了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组织的“一带一路”主题实践活动,把越剧送到了宁夏银川、陕西西安、内蒙古乌兰察布。虽然是西部城市,但喜欢越剧的人很多,“西部有一些家在江浙一带的老百姓,他们听到了乡音,也有很多越剧迷就是当地人,有的观众特意从其他省市赶来看演出,而且观众中年轻人很多。”章瑞虹说。

  单仰萍、章瑞虹今年还把越剧送到了加拿大温哥华,她们以折子戏的形式上演了《十八相送》《葬花》等经典选段。当地有很多年轻的越剧爱好者,是华人华侨的第二代、第三代,他们只在视频资料中看过越剧,近距离欣赏倍感亲切,年纪稍大的,就能听出唱腔流派,加拿大本土的观众也为越剧优美的旋律、舞台呈现所吸引。

  “现在我们的惠民演出形式多样,有的由剧协、院团等部门、单位组织,有的是村镇举办的惠民活动,邀请我们演出,我们也很愿意。”章瑞虹说,最基层的地方是露天搭台演出,老百姓听到熟悉的唱腔,就在台下跟着唱,“其实戏曲最早就是这个形态,根就在这样的地方,后来才走进剧场,我们现在回到这个舞台,就像寻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