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戏剧家协会2018年01月03日 星期三
登陆新用户注册

中国文联、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走进三沙市

时间:2018-02-11

  “我们还要再来为三沙军民演出” 

  ——中国文联、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走进三沙市 

  京剧、昆曲、梆子表演艺术家裴艳玲表演完整场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林冲夜奔》,台下响起不息的掌声,观看演出的官兵们得知裴艳玲是三次“梅花奖”获得者,表示机会难得,“再来一个”呼声不绝,裴艳玲又欣然表演了《翠屏山》选段。“70岁了还能来到这里演出,对于我来说才是机会难得。”裴艳玲说。

  中国文联、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近日来到我国位置最南、面积最大、陆地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地级市——三沙市,在三沙市政府所在地永兴岛的西沙海军礼堂,为驻岛官兵献上了“情系蓝海 梅香三沙 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慰问演出。这也是梅花奖艺术团第150场“送欢乐下基层”演出。

  演出中,三次获得“梅花奖”的艺术家裴艳玲、顾芗,两次获得“梅花奖”的艺术家濮存昕、欧凯明、王平,“梅花奖”获得者龙红、崔玉梅、杜欢、符传杰、于兰、陈小朵、何云、张克勤、张馨月、凌珂、陈素珍、韩延文献上了粤歌《梅花梦》、独唱《强军战歌》、琼剧《海瑞》、京剧《杜鹃山》、歌剧《卡门》、黄梅戏《女驸马》、小品《破镜重圆》、京剧《沙家浜》、琼剧《三看御妹》、粤剧《斩经堂》、京剧《智取威虎山》、独唱《那就是我》等节目和剧目选段。

  “变化很大。”濮存昕回忆起十几年前,他和国家男篮的退役队员受部队邀请,来到永兴岛打篮球比赛的情景,“他们打得很好,我们输得一塌糊涂”。濮存昕还记得,当时屋舍比较简陋,他们不敢喝水,因为淡水珍贵,怕给当地增加负担。“三沙市设立的这几年,国家的力量体现出来了,了不起。”濮存昕说,“为三沙市军民演出,大家都很激动,有的演员为了这次行程,早早空出时间,还有一些演员带病演出。相聚短暂,但是大家借着这个机会,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站在祖国最南端的舞台上,的确有一番不同的体验,濮存昕说:“所有的生命瞬间都是我们的经历决定的,作为演员,更是必须走南闯北,行万里路。来到这里,我看到了海水的蓝真的就是军装上的那种颜色。这里不仅仅是边防地区,还是我们的家园一角,这里发展起来,城市设施完善、生活进入常态,能更好地维护我们国家的权益,我们还要再来为这里的军民演出。”

  在居住着200多位渔民的赵述岛,七连屿工委楼前小广场上,张馨月、何云、凌珂、符传杰、张克勤、崔玉梅、欧凯明表演了《红灯记》《天仙配》《张文秀》等剧目选段和《荔枝颂》《中国梦》等节目。数十位渔民朋友看得十分认真,风吹日晒在他们脸上留下皱纹,皱纹里堆满了笑容。

  三沙市新闻中心工作人员许文告诉记者,这些渔民平时打渔很辛苦,在保卫祖国海疆的事业中也有着不小的贡献。他们没有多少时间享受文化娱乐生活,出海常与广播为伴,几乎没接触过戏曲,普通话也说不好。三沙市设立以后,他们不仅打渔,也参与岛上建设,生活条件改善了,在家可以看电视上网,有了社区图书馆,没事时也跳跳广场舞。永兴岛上还有电影院,能看《战狼2》《敦刻尔克》。像这样的慰问演出,渔民朋友无论听得懂听不懂,都很高兴。

  “他们的内心很安宁,没有浮躁。”凌珂从渔民朋友身上获得了许多感悟。他说,“艺术工作者应该适时让自己安静下来,花整块的时间,解决自己的艺术修为问题,琐碎嘈杂容易伤害到艺术工作者对世界的敏锐感知,这种能力一旦变钝,艺术生命就死去了。”凌珂表示,艺术工作者要像那些渔民朋友一样,甘于忍受孤独,“演员想站在舞台上,就得比普通人更严格地要求自己,因为艺术是一种修行。”

  在石岛,驻岛官兵在西沙老龙头石刻旁的草地上围坐,其中还有一队俏丽的女兵。石刻之下是大海,艺术家吹着海风、伴着海潮露天演出,衣妆虽简朴,表演却一丝不苟。濮存昕声情并茂地朗诵了郭小川的诗篇《祝酒歌》,陈小朵的《一杯美酒》、王平的《今日痛饮庆功酒》、龙红的《映山红》向官兵们送上祝愿,杜欢的《强军战歌》引得大家齐声相和。梅花奖艺术团还向官兵们赠送了书籍和戏曲光碟。这些驻岛官兵来自五湖四海,乡音勾起了乡思,演出结束后,演员走进队伍中,与官兵们合影留念。

  一位驻岛官兵告诉记者,他已驻岛4年,家住北方,每年有2个月的探亲假,从前的战友们都说离家近点有归属感,他这个兵却当到了离家最远的地方,恋爱5年,有3年不能和女友相守。但他表示,在心态上、生活上、工作上都适应了这里,愿意在这里驻守下去。谈到部队的文化生活,他介绍说,十年前,各个小岛上开始有手机信号,如今移动通信、上网很方便,电视能收到100多套节目,部队有自己的电视台,永兴岛上有图书馆、书画室、网吧。三沙市设立以前,部队有文艺骨干队伍,逢年过节有晚会演出,设立以后,依托三沙市政府的力量实现了军民融合发展。“更艰苦的还是那些驻守小岛的官兵们,我知道的最久的已经在小岛上驻守了18年,岛上环境相对封闭,别的岛上有人去,他们都会觉得很亲切。”

  “我遇到了两个小老乡,一个是南京的,一个是南通的,一个驻守了十几年,一个是一年的新兵。”顾芗眼含热泪说,“拉他们手的时候,我的心揪着,觉得这些孩子不容易。这里没有什么灯红酒绿,气候也不是很快就能适应,他们为了祖国的安定、人民的安全,把青春都献给了这里,尽管我和他们刚刚见面,彼此都不熟识,但谁家没有孩子,想到他们,想到他们的父母,我除了佩服,还要致敬!”

  于兰原本准备了一曲《梨花颂》,见到官兵们,先唱了一首《穆桂英挂帅》,为了把那句“一人能敌百万兵”唱给他们听。“看着一张张脸,他们的年龄都不大,有一些还是独生子女,能够为国家、为人民在这里坚守,同样作为一个兵,我心疼他们,也觉得为他们演出是我的责任。”于兰说,“我看到有的战士眼睛里闪现出激动、深受感染,我的演出能换来与他们心灵的沟通,给他们打打气,做到这些,我很满足。”

戏剧视频

“我们的中国梦”——文艺进万家中国剧协文艺志愿服务小分队走进河北平山2
“我们的中国梦”——文艺进万家中国剧协文艺志愿服务小分队走进河北平山1
第28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奖晚会